光荣的荆棘路——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94周年座谈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环球视野 时间:2015-07-01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鄢一龙:坚持并完善我国的六权分工政治架构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助理教授)

刚才彭老师谈到党对军队的领导权,现在有一种颇有影响的观点,认为军队应该国家化,而不是由党来指挥。我想这其中有一个理论误区,或者说认知的陷阱。就是从西方政党理论来认识中国共产党,把中国共产党混同于西方竞争性选举的政党,因此只有经过竞争性选举,获得合法授权后,才能领导军队。

事实上,中国共产党根本不同于通过竞争性选举获得国家权力的西方式政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权并不外在于国家,而是作为一种制度安排内在于国家,并作为国家权力组成的核心部分。党的各级委员会,本身就是一个国家机构,而且是国家机构中最核心的国家机构,它掌握着国家的核心领导权。

中国是一个六权分工的架构,包括党的领导权、全国人大的立法权、国务院的行政权,政协的协商权、最高检与最高法的司法权、军队的军事权。这是中国国家权力实际架构,根本不同于三权分立体制。这六项权力中党的领导权处于一个核心的地位,恰恰由于党的领导权提供的统合功能,使得我们国家权力是一个分工架构,而不是分立架构。

因此,所谓的“军队国家化”,是由不恰当概念移植而派生出的伪命题,是花岗岩脑袋中的教条碰上更为坚硬的现实所撞出的一个“脓包”。我同意彭将军的看法,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不可动摇,党的十八大以来,高度强调政治建军、军委主席负责制,进一步强化了党对于军队的绝对领导与直接指挥。恰恰由于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使得我们国家从根本上杜绝了许多发展中国家存在的“军人干政”、“武装割据”的乱象。

因此,如果我们持一种从实事求是的负责任的思考立场,而不是一种头足倒立的思考方式的话,合适的发问方式应该是:将党的领导权置于国家权力核心,这一制度安排有哪些优势?有哪些不足?如何进一步完善?

未标题-1.jpg

鄢一龙 《大道之行: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社会主义》 

将党的领导权作为国家核心权力的制度安排优势是明显的。

第一是代表性优势。恰恰由于有了中国共产党这样的核心领导力量,才真正有了人民与国家长远利益和整体利益的代表者和战略行动者。从而避免了西方政治体制中“短期行为专制”,普通人民利益难以得到真实意义上表达的问题。当然,这一优势的前提是中国共产党要始终践行“为人民服务”这一根本宗旨。

第二是统合优势。六权分工架构中,党的领导权提供了权力统合功能,譬如政治局常委会议,实际也是不同的国家机关首脑相互协调的会议。这避免了西方国家普遍存在的“相互拆台,相互否决”的问题,这是中国体制具有更高效率的核心优势。

第三是网络优势。中国共产党有八千多万党员,比德国人口还多,基层组织达到了436万个,这是一个庞大的网络,将日益价值日益多元、利益日益分化的社会联结在一起,从而克服了当代社会日益分散化的问题,能够为“两个百年”的共同目标去奋斗。

第四点是选贤任能的优势。我们的干部选拔体制能够把我们国家的最优秀、最实干的人才选拔出来,这些国家的掌舵者经过层层历练,具有丰富的治国理政的经验。

另一方面,这种制度安排最大挑战就是如何有效监督党的领导权,如何避免党的“公权力”异化为个人的“私权力”。邓小平同志曾经精辟的概括过:好的制度就是要让好人做好事,同时要让坏人做不了坏事。

怎么样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可以从几个方面来入手。我们不需要再走美国的“三权分立”道路,即麦迪森提出的两条原则,第一把权力分开,第二让不同权力相互制衡。这种方式在相对有效避免权力腐化的同时,却也使得整个政治体制极度缺乏决策与执行的效率。

我们可以看到,实际政治权力运行要比美国的国父们设想的复杂的多,三权的分立与制衡并非防止权力腐化的唯一最佳方案。完全可以通过其他途径来避免权力的腐化。可以有以下这么几个途径。

第一,根本上要走依法执政,依法治党的道路。这一条党中央已经着手完善。首先就是完善党内法规体系,它是党的法体系的建设,不是家法,是公法,党的领导权是一个公权力,属于国家权力的核心。这个体系一旦完善建立起来,就会形成实质宪法与成文宪法两个并立的法体系。

我们宪法对党的领导只在序言中加以规定,但对于党领导权具体运行方式,譬如党跟人大是什么关系,党跟国务院什么关系,这些根本的宪制问题,没有在成文宪法中加以明确规定,“七五宪法”有,“八二宪法”给取消了。

这就需要在强世功等人所说的实质宪法体系中加以解决,也就是在党章为总纲的党内法体系中加以明确规范。本次党组条例的颁布就是一个标志性事件,进一步确立并规范了党中央对于国务院、全国人大等其他非党机构的领导权,使得有一套明确的规则来规范,就是通过党组这样一个桥梁进行间接性的领导。未来我们希望对于党的权力运行的关键方面,例如政治局常委会的运行,领导人的交接班等都在这党内法体系下作出明确规定,使得整个权力架构都在规则体系中运行。

第二个途径,党的权力运行应该进一步透明化。现在政府机构都有网站,以便更加公开透明地去施政,但是现在党的机构大多数都没有网站,甚至许多党的机构连牌子都不挂,那么怎么样让别人监督你这个权力呢?这就需要使得党的权力运行更加公开透明,以便于更好的接受人民的监督。

第三个可能的途径就是要强化纪委在执行党内法规体系方面的监督权,或者说“准司法权”。因为如果我们说党内法规体系是一个法体系的话,那它必须有一个类似司法或者监督的机构,以便于真正的依规管党,依法管党。同时,也一定意义上解决了党的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公权力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在现有公法架构下不可诉讼的问题。

另一个途径就是党的领导权跟其他的权力的分工要作出更加明确的界定。我们分工体制不是分立体制,但是分工一定要明确和真实,比如说党跟人大的关系,有两种危险,一种就是党领导不了人大,另外一种就是党完全替代人大,人大完全变成党的意志的转换器,那人大重大事项的决定权就没法确立。未来需要进一步明确党的领导权与人大立法、决定和监督等方面权力的分工。例如,各级党委在向人大提出人事建议,可以根据不同岗位的特征加大差额比例,不要让人大做个单选题,通过还是不通过,要让他做多选题,比如人事提名上赋予人大一定比例的选择权,这样就体现出人大的权力对党的领导权的制衡,其他重大事项的决定也是如此。

今天,我们以“光荣的荆棘路”这个主题来纪念我们党94岁生日,体现了我们作为普通党员的自豪感和忧患意识,也体现了我们的“在党爱党、在党忧党、在党兴党”之心。

将党的领导权置于国家权力的核心,是前所未有的善治模式,也是我们各项事业取得胜利的根本保证。同时,我们需要不断去完善党的领导权,将党的各级委员会建设成依法、透明、规范的现代国家治理机构,并成为我国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核心领导力量。

廖理纯:中国共产党是救国救民的核心力量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activites/info_413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有人痴迷西方民主,认为西方民主是消除腐败的根本之道。他们不懂得,毛黄“延安窑洞对”中讲到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