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历史资料:新疆和平解放


 

    
                               邓力群受命赴新疆

    1949年就在美国领事包懋勋、马克南与麦斯武德、伊敏等人紧锣密鼓组织“东土耳其斯坦国”的时候,青海的马步芳,宁夏的马鸿逵等人也在做着“皇帝”梦,他们企图在万不得已情况下退居新疆,与新疆的反动势力勾结,成立伊斯兰共和国,宣布脱离中国。
    6月中旬,当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获悉美国的企图之后,立即改变部署,决定提前进军新疆
    西北野战军在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将军指挥下,连克西北重镇西安、宝鸡、天水之后,8月26日解放了兰州,消灭马步芳主力4万余人。胡宗南、马步芳残部向河西走廊撤退。这时,王震将军率领的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在彭德怀将军指挥下,攻占西宁以后,日夜兼程,与国民党军队连续作战。在河西走廊张掖、酒泉打了一个大胜仗,截断了敌人退路,大批国民党军队投诚、起义。
    当军事行动神速进展的时候,正在苏联秘密访问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团长、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关于解放新疆问题,得到斯大林承诺。刘少奇在请示了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后,决定派邓力群以中共中央联络员名义秘密去新疆,建立“力群电台”,搭起中央、西北野战军与新疆的“桥梁”。
    联络员的主要任务是到伊犁后,建立“三区”同志同中央及西北战场彭德怀司令员之间的联系,促进新疆的和平起义。
    邓力群抵达伊犁后,在苏联驻伊宁领事阿里斯托夫陪同下,17日会见了“三区”领导人、新疆联合政府副主席阿合买提江,民族军司令伊斯哈克拜克和联合政府副秘书长阿巴索夫,受到了他们的热烈欢迎。
    8月19日,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发来邀请电,正式邀请“三区”派代表参加第一次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三区”代表为此一直沉浸在幸福、激奋之中。

                             五名政协代表不幸遇难

    按照中共中央指示,邓力群在伊犁协助“三区”领导人产生了五名出席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代表。
    8月22日,五名代表由伊宁乘汽车启程,23日乘坐由留在苏联秘密访问的中共代表团成员王稼祥联系的苏联飞机自阿拉木图直飞赤塔。根据中央来电,取道苏联,秘密前往北平。
    出席政协会议的五名代表由阿拉木图起飞后,25日由努威什比尔茨克继续飞行,26日气候突然转变,不幸事件终于发生了。在贝加尔湖地区南部,五名代表、两名译员和机组成员全部遇难。
    当苏联驻伊宁领事阿里斯托夫把这个噩耗告诉邓力群时,已是9月3日。
    9月3日,“三区”方面经过磋商,续派三名代表出席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他们是:赛福鼎,维吾尔族,新疆省政府委员兼教育厅长;阿里木江,乌兹别克族,塔城副专员;涂治,汉族,新疆学院副院长。由于“政协”会议开幕延期,他们于9月7日乘苏联飞机由伊宁起飞,11日到满洲里,再换乘火车抵达北平。
    兰州解放后,国民党新疆驻军内部泾渭分明,起义和反起义斗争日益激烈。根据中央指示,邓力群携带张治中给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兼河套警备总司令、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新疆省政府主席包尔汉的电报,于9月15日秘密飞抵迪化。
    9月16日上午,邓力群在包尔汉寓所首次与陶峙岳、包尔汉会谈,这是他第一次与陶峙岳见面。互至问候之后,转交了张治中9月10日给他们两人的电报。
    这封内容丰富、政策性很强的电报,是经过毛泽东主席看过的,可以说是表明了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解决新疆问题的态度。
    陶峙岳、包尔汉很感谢中共中央的信任,他们决心按中共的指示、人民的意愿走和平起义道路。
    包尔汉解释:“兰州虽然解放,但马呈祥、叶成等人还不死心,对马步芳、蒋介石还抱有幻想。”
    陶峙岳说:“蒋介石像一个钩魂幡,在时时钩着他们。叶成还时不时收到胡宗南命他抵抗到底的电报。我们把工作已做到这种地步:等广州运薪饷的飞机一到,他们就乘飞机离开,把兵权交出来。”
    第二天,陶峙岳派刘孟纯告知邓力群,已决定派国民党第八补给区中将司令曾震五代表陶峙岳和河西警备司令部,于20日由迪化出发,赴兰州与彭德怀将军谈判。

                            张治中参与和平解放新疆

    9月28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约见张治中。张治中一落座,毛泽东就单刀直入地说:“西北战场进军顺利,现在兰州已经解放,可以说西进路上已没有大的障碍。我解放大军决定由兰州和青海分两路向新疆进军。据我们从新疆得到的情况,新疆驻军陶峙岳将军正处于摇摆不定的苦闷状态。陶峙岳是你老部下,你们感情诚笃,你的话是很有分量的,希望你去电劝告新疆的军政负责人,起义最好,我们不希望做无谓的流血牺牲。”
    张治中说:“我早有此意。不过自5月间曾接到陶峙岳、包尔汉的电报专程问候外,此后一直杳无音讯,现在通讯已经断绝,怎么和他们取得联系呢?”
    毛泽东笑道:“这个不难。我们已在伊犁建立了电台,你的电报可先拍到伊犁再转迪化,我可以告知伊犁负责的邓力群同志,让他尽快转达。”
    张治中高兴极了,简直比当年和三区方面达成了和平条款还要高兴。这是他在北平半年来少有的兴奋和激动。秉承毛主席的旨意,他连夜给陶峙岳、包尔汉起草电报,于10日由北平发出。
    这便是9月16日上午,由邓力群在迪化转交给陶峙岳、包尔汉的那封电报。
    电报发出之后,张治中总觉得言犹未尽,在此战争与和平的关键时刻,他认为,应该给中共和毛泽东主席提供更多、更详尽的情况,以便使其做出正确的判断。于是,他于电报发出的第二天,即9月11日,又单独给陶峙岳发去一电。
    在这封电报中,张治中一口气提了九个问题。从马步芳的残部到国民党河西驻军情况;从马呈祥、叶成等人的现状到解决他们问题的办法;从麦斯武德、伊敏等人的状况到如何处理民族关系;从中苏在新疆的贸易协定到对英、美领事馆的处置……这9个问题涉及到新疆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可以说是包罗万象。
    9月17日,张治中收到陶峙岳、包尔汉准备“和平转变”的复电。
    张治中欣慰地笑了。他及时把电报送给了毛泽东主席。  
   (《环球视野》摘自《书报文摘》)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